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史第2版考研真题精选

??三、论述题

1郭象的“独化论”。[南开大学2015研]

答:“独化”由中国魏晋时代的哲学家郭象所提出,是郭象注解《庄子》的核心观念。

(1)提出背景

魏晋玄学兴起后,有无之辨成为当时的中心话题,其中王弼以无为本,坚持有生于无,在当时有很大影响,而郭象以反对“无中生有说”为起点,提出“自生无待说”,进而由“自生无待说”推至“独化相因说”。

(2)具体内容

①“独”“化”“独化”

“独”指个体,一切万事万物的个体,自存、自足、自立、自由、自生、自已的存在状态。“化”就是形容这种活动的变化。“独化”是指一个绝对的个体活动变化。郭象不但肯定万事万物有其个体性,而且他所言的个体性乃一绝对个体,具有完全自足的价值。认为“无既无矣,则不能生有;有之未生,又不能为生。然则生生者谁哉?块然而自生耳。”这样就完全否定了“造物主”观念,也完全否定了“有生于无”的观点。郭象继续论证,万物自生后,还在不断地自为中,而万物在“自为”的同时,还存在“相因”的关系,通过这种“自为而相因”的关系,就可以到达“玄冥之境”。

②万物自生——郭象的“独化”理论

万物不是由一位造物主所造,但万物之间相互关联,这种关联不仅存在,而且是必要的。郭象说:“人之生也,形虽七尺而五常必具,故虽区区之身,乃举天地以奉之。故天地万物,凡所有者,不可一日而相无也。一物不具,则生者无由得生;一理不至,则天年无缘得终。”每一物需要每一个“它物”。但每一物仍然是独立自为地存在的。宇宙间存在的每一事物都需要整个宇宙作为它存在的必要条件,而它的存在又并不是由某一个特定事物所产生的。当某些条件具备,在某种情况下,某些事物就必然会发生。这并不意味着,万物是由一位创世主或某个人所创造。即事物是由一般性条件所产生,而不是由于其他某个特定的事物。就此种意义上看,事物是自己生出来,而不是由别的事物产生的。那么,每一事物只能是它自己。

2程颐“涵养须用敬”的修养方法。[南开大学2015研]

答:涵养须用敬是

北宋理学家程颐的修养方法,意为修养心性须以敬为首要之功。

(1)“识仁”

尽心首先必须“识仁”。仁只有在诚敬中体认,使道与物、仁与事浑然无对,这才是真正的识仁。诚是主体在识仁过程中的一种真实不妄,纯以天理为“默识”根据的修养工夫或心灵状态。在这种工夫或心灵状态中,天人一贯,内外相合,没有人我、道器、理事的区别,而纯任仁的流行、仁的朗现。诚道,也就是“敬以直内,义以方外”之道。主一之谓敬,敬是中正不偏、纯一不已之心。“诚为统体,敬为用”,敬的作用指向诚自身。能诚敬则能识仁,“学要在敬也、诚也,中间便有个仁。”

(2)“定性”

仁是天理,仁是性本,识仁还必须“定性”。程颢认为,定性的根本原则是“动亦定,静亦定,无将迎,无内外”。这其实是根据天理、天性的特点,认为定性之定,不是在死静不流之中的定,也不是有造作、有分别、有心计之定,定性必须不论事物之动静,不分人物之内外,不作有心的亲疏之分。只有在这种自然而超越的定中,天性才呈现出其一般性来。由此程颢主张去除自私用智和喜怒于心的有意求定,而主张以自然明觉、澄然无事的忘心人定,洞见心性之本然。

(3)“涵养须用敬”

程颐在工夫论上与程颢基本相同,主张诚敬与“敬以直内,义以方外”之道,不过他对“敬”的一面尤为强调,认为“涵养须用敬,进学则在致知”。程颐常说“主一之谓敬”,这种内恭其心、外肃其容的专心刻意之敬,似与程颢自然而为的诚敬工夫论不同。此外,程颐还认为学问贵在自得,须“默识心通,诚意烛理”,以心识性,以意明理。程颐突出了心作为思体而格物穷理的一面。

3严复的天演论。[南开大学2015研]

答:严复翻译的《天演论》是近代中国影响最大的译著。他十分推崇达尔文的进化论,力图用进化论说明人类社会发展,鼓吹救亡图存、维新变法。

(1)进化论的内容

严复认为,达尔文的进化论可归结为“物竞、天择二义”,“物竞者,物争自存也;天择者,存其宜种也。”在他看来,生存竞争,适者生存,不仅是生物进化的规律,而且是社会

发展的规律。严复的“物竞天择”的历史进化论,受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影响较大。他认为,斯宾塞所著《天人会通论》“举天、地、人、形气、心性、动植之事而一贯之,其说尤为精辟宏富”。但严复并不赞同斯宾塞的“任天为治”的弱肉强食思想,而赞赏赫胥黎的“与天争胜”的重视人力的观点。在他看来,人类的进化是人主动地同自然和社会环境进行斗争的结果。

(2)中国衰败的原因

严复从比较文化学的角度分析了西方强盛而中国衰微的原因。他说:“中国委天数,而西人恃人力”;“中之人好古而忽今,西之人力今以胜古;中之人以一治一乱、一盛一衰为天行人事之自然,西之人以日进无疆,既盛不可复衰,既治不可复乱,为学术政化之极则。”通过中西方的文化比较,严复尖锐地揭露了中国封建制度及文化的落后和腐朽性,力倡“鼓民力”“开民智”“新民德”,“淘洗改革,求以合于当前之世变”。

(3)维新变法

严复认为,“淘洗改革”、变法维新,最重要的在于变封建君主专制制度为资本主义民主制度。他指出,中国封建社会的君民关系,就是君主对天下民众的残酷剥削、奴役。秦始皇所开创的大一统封建君主专制制度,给中国民众带来了深重灾难。对此,他进行了猛烈抨击:“自秦以来,为中国之君者,皆其尤强梗者也,最能欺夺者也。”他还认为只有人民群众才是社会的真正主人,王侯将相应是社会的公仆,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应当废除。

(4)自由与民主

严复的“尊民叛君”思想是以“天赋人权”理论为根据的。他强调:“民之自由,天之所畀”;“身贵自由,国贵自主”。在他看来,自由是每个人与生俱有的神圣权利,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条件。民主是自由的体现。因此,严复提出:以自由为体,以民主为用。他认为民主依附于自由,先有自由,后有民主。这种对自由的理解和高扬,在中国哲学史上是破天荒的,具有极大的反封建和启蒙意义。

(5)天演论的影响

严复对“西学”的介绍以及他的哲学思想,对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中国思想界起了解放思想、开启新风的重要作用,促进了中国知识分子和广大民众的觉醒。特别是“物竞天择”的历史进化论,激发了中国人民自强自主的爱国热潮,不仅成为资产阶级维新派进行变法的精神武器,而且对资产阶级革命派的哲学思想产生了深刻影响。严复建立了中国哲学史上第一个完全近代意义的哲学体系。他对西方近代经验主义和逻辑学的译介、重视,有力地促进了中国传统哲学的改造和近代哲学的发展,对融会中西哲学有筚路蓝缕之功。资产阶级革命派的代表人物孙中山、章太炎以及青年时代的胡适、鲁迅、毛泽东,都曾深受严复思想影响,从《天演论》等译著中吸取营养,受到启迪。

打开一切科学的钥匙都毫无异议地是问号,我们大部分的伟大发现都应当归功于如何?而生活的智慧大概就在于逢事都问个为什么?——巴尔扎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