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贫困女研究生带母求学被拒自杀,校方回应 可赔偿,不道歉

??为了不让母亲伤心,杨元元几乎对望瑞玲言听计从;为了让母亲过上好日子,杨元元把“做老板、挣大钱”当成自己的梦想,不断为之奋斗。

1998年高考,杨元元和母亲都认为,这是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年份,所以极为重视。

但在报考志愿时,母女俩却第一次出现了分歧。

原本,杨元元报考了大连海事学院的法律系,想通过法律维护正义。

但望瑞玲觉得,大连路途远、车票贵、专业还没什么用,所以坚决反对。

杨元元拗不过母亲,最终妥协,选择了武汉大学的经济系。

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专业,但杨元元依旧努力学习。

她的心中还有期待,只要拿到本科文凭,就能实现自己当老板、赚大钱的梦想。

为了解决学费问题,杨元元申请了助学贷款,平日里除了上课,还四处打工赚钱。

忙碌和压力充斥着杨元元的大学生活,她无暇交际,也不和同学多做交流。

要强的她,不想向别人透露自己的辛酸和苦难。

按理说,一个自强不息的贫困生,经过努力何尝不能博得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但是杨元元却在拼搏路上,迎来了一场人生的巨大改变。

02

杨元元上大三那年,弟弟杨平平也考上了武汉大学环境科学专业。

家中出了两个大学生,又都在同一所学校,这份荣光让母亲望瑞玲骄傲许久。

但悲喜交加,也是这一年,望瑞玲所在工厂要将职工居住区拆迁,想要新的住房,需要花3.5万元购买。

望瑞玲当时的工资只有200多元,孩子上学的学费都交不上,哪里还有钱去买房子。

没钱买房,望瑞玲又不想继续住在老厂区,她没和杨元元商量,自己在厂里办了内退,然后拿上行李,去武汉投奔杨元元去了。

生活拮据的望瑞玲自然是不肯在外租房的,所以杨元元将她安排在自己的宿舍,共同挤在一张不足1.2米的小床上。

这下原本6个人的宿舍突然显得拥挤,其他学生因为望瑞玲的存在感到不自在,纷纷申请转宿舍。

杨元元也无奈,向学校申请了单独的一间宿舍,和母亲住在那里,直到毕业。

因为望瑞玲的到来,杨元元更加忙碌了。

平时除了上课、做家教打工,她还要帮妈妈摆摊卖茶叶蛋。

而且还要承担弟弟的学费。

本就内向的杨元元至此变得更加沉默寡言。

2002年,杨元元大学毕业。

凭借着优秀的学习成绩,她原本对未来充满期待:当老板、挣大钱,找一个工资3000块钱的好工作。

然而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很骨感。

初入社会,杨元元一没资金,二没人脉,三不善交际,老板可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。

虽然老板当不成,但杨元元有2次当公务员的机会。

一个是在湖北枝江县,另一个是在广西平海。

杨元元还没拿定主意,母亲望瑞玲说道:“宁愿在武汉扫大街,也不回枝江!”

好不容易从小县城出来,哪有再回去的道理?

母亲的反对,让杨元元再一次选择妥协。

她只好带着望瑞玲在武汉扎根找工作。

起初,杨元元在一家培训中心做英语老师,每月拿着800元的工资。

后来,为了让妈妈过上富裕的生活,她做过保险推销员、干过家教、摆过地摊,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。

2005年,杨元元鼓足勇气与人集资合

办一份文艺杂志,但因为办刊思维不合时宜,导致杂志滞销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

投的钱不少,却没搞出一个名堂,杨元元为此深受打击,情绪也变得异常焦躁。

看到昔日同学考研的考研,读博的读博,一个个发展的非常好,杨元元自卑又封闭。

她想到了读研,希望通过更高的文凭,来获取好的工作机会。

2009年,已经30岁的杨元元成功考入了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,如愿学了律师专业。

但奇怪的是,入学仅仅2个月,杨元元却突然自杀了。

03

按理说,杨元元的法律梦想实现了,公费读研也解决了经济上的问题,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,前途简直一片光明。

可就在这时,杨元元却自杀了。

“早知是如今的局面,我就不让她来上海了”出事后,望瑞玲向记者哭诉道。

原本,杨元元是不想带母亲上学的。

上海路途远、人生地不熟,自己都还需要适应,更别提照顾母亲了。

但望瑞玲曾经在上海学过船舶技术,对上海的繁华情有独钟。

她不顾女儿的想法和困扰,毫不犹豫地跟去了上海。

不用多说,望瑞玲又一次住进了学生宿舍,还是挤在一张小床上,丝毫没有感到任何不妥。

但上海海事大学和武汉大学不同,因为校规的原因,不允许望瑞玲住在学校宿舍里。

杨元元为此向学校提交申请,希望校方能够体恤一位“伟大”的母亲,为她安排一个床位。

结果遭到校方拒绝。

在宿管人员多次劝说望瑞玲搬离,但都无动于衷的情况下,2009年11月21日,宿管阿姨开始禁止望瑞玲进入宿舍楼。

两人因此发生口角,言辞颇为刺耳。

杨元元见状后,情绪开始变得焦虑、失眠,她不停的悔恨自己没有照顾好妈妈。

后来,在学校一体育老师的商定下,将校外一处房子以每月450元的费用租给望瑞玲。

同时,还给杨元元提供了一份校内网兼职的工作,每月有320元工钱。

望瑞玲这才搬离了宿舍。

但是因为还没拿到住房钥匙,望瑞玲又不舍得住宾馆,她瞒着杨元元独自在电影院坐了一晚。

11月的上海夜晚冰冷刺骨,杨元元得知母亲的境遇后,愧疚得彻夜无眠。

11月23日,杨元元终于拿到体育老师的住房钥匙,但是打开门的一瞬间,有些傻眼。

空旷的毛坯房里什么都没有,可以说,除了地上的灰尘,再无其他。

杨元元见状不免有些心凉,但她还是将母亲的行李搬了过来。

夜晚,杨元元和母亲将被褥铺在水泥地上,睡在一起。

寒冷侵蚀着母女俩的身体,她含泪说道:“是我没用,对不起。”

杨元元不断地向母亲道歉,说母亲跟着她没有享到福,反而受尽了苦楚。

第二天,情绪激动的杨元元决定找学校说情,希望母亲回到宿舍里住。

望瑞玲看着杨元元不同往日的斯文,震惊之余,竟没想到这是她们母女俩最后一次见面了。

11月26日上午9点,杨元元被发现在宿舍卫生间里自缢身亡。

“都说知识改变命运,我读了那么多年书,还是没有什么改变。”

杨元元悲观地留下了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。

04

人可以被毁灭,但不可以被打败。

没想到,一向以这句话激励自己的杨元元,会以这样极端的方式离开人世。

对于杨元元的死因,网络上众说纷纭。

有人说是海事大学歧视妇女,强行撵走住在宿舍里的杨元元母亲望瑞玲,导致杨元元精神崩溃自杀。

杨元元家属也认为,11月26日早晨7时20分左右,望瑞玲没有见到约好一起进餐的杨元元,害怕杨元元可能出事,于是到宿舍找她。

可敲门未得到回应后,望瑞玲苦苦哀求宿管人员上楼检查,却被宿管人员断然拒绝,恶语撵走。

直到9点才开门救人,错失抢救时机。

杨元元家属的话听上去是有一定道理,学生在学校出事,学校定然逃脱不了责任。

但是,导致杨元元悲剧发生的,与母亲望瑞玲也有必然联系。

节目《社会能见度》曾这样评价杨元元自杀事件:“亲情中的PUA”。

1998年高考,杨元元的梦想是去大连学法律,但望瑞玲却以路途远、车票贵为由拒绝。

并且不顾杨元元的苦苦哀求,让她报考武汉大学经济系。

杨元元大三那年,望瑞玲职工宿舍拆迁,明明老家有房不愿居住,偏要杨元元在学校宿舍安排住处,同挤一张床。

大学期间承担弟弟的学费,使得弟弟从武汉大学读到北大博士。

而自己因为未偿还助学贷款,本科证和学位证被学校扣留。

直到工作5年后,才攒够3970元赎回证书。

毕业后,杨元元求职生涯坎坷,望瑞玲到现在都不明白,本科毕业的杨元元为何找不到好工作。

殊不知,杨元元两次当公务员的机会,都因望瑞玲的一句“不愿回小县城”而作罢。

不如意的工作了8年,好不容易考上上海海事法学研究生,可以开始属于自己的新生活。

而彼时,在北京读博士的弟弟也有能力接母亲去北京生活。

但望瑞玲仍然选择跟随杨元元去上海,和杨元元同吃同住,形影不离。

在学校以不合规矩为由,要求望瑞玲搬离宿舍时,她的退休工资已经涨到900元,却不愿花450元租房。

“能省一点是一点”,是望瑞玲常挂在嘴边的话。

为此,从2009年4月到11月,她和杨元元共用一个手机,但话费却花了不到一百元。

没有独立空间,没有自由生活,带母求学的杨元元被亲情捆绑,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。

如果没有这场争执,如果望瑞玲能够自食其力,那么杨元元或许不会如此绝望的走向极端。

05

杨元元的死,在网上引起一片舆论。

母亲望瑞玲将矛头指向学校,要求学校赔偿35万元死亡赔偿金。

但校方却拒绝道歉,并回应称,望瑞玲索要的35万元赔偿金,只有5万是用来处理杨元元的后事,其余的30万是要购买房产。

不管真相如何,为了不继续扩大,最终学校出于仁道主义,向杨元元家属赔偿16万元。

望瑞玲拿到钱后,将在太平间停放了19天的杨元元尸体火化安葬,入土为安。

至此,杨元元死亡事件有了一个了解。

但是它所产生的影响,却是不可忽略的。

有网友说,杨元元是被砍掉一双翅膀的鸟,明明可以飞的更高、更远,却只能呆在母亲的怀抱。

的确,因为望瑞玲的自私,让杨元元一直在重压下成长。

她学习成绩优异,喜欢文学、喜欢法律,如果不是母亲的阻止,她完全可以拥有灿烂的人生。

但是,望瑞玲沉重的爱压得杨元元喘不过气,她只能牺牲自己的价值观,三十年来对母亲百依百顺。

所有痛苦自己扛,压力自己担,杨元元以为,这是对母亲孝顺的回馈。

但是她不知,孝顺是一回事,愧疚是另一回事。

愧疚不会是人生成长的动力,它只会摧毁一个人。

畸形的爱是枷锁,健康的爱才是正途。